中誠拍賣

中誠2024年春季拍賣「現代與當代藝術」 即將於 微風南山 藝文中心 隆重開槌

  • 中誠2022年秋季拍賣「現代與當代藝術」
    • 文件下載

    152

    朱德群

    花之系列之二

    1957

    油彩 畫布
    65 x 62 cm

    簽名:CHU TEH-CHUN 畫背簽名:Serie de Fleurs ll 花之系列之二

    預估價 TWD 18,000,000-25,000,000
    USD 580,600-806,500
    HKD 0-0

    成交價 TWD 20,400,000
    USD 635,316
    HKD 5,000,000

來源:

圖錄:1.《華裔美術選集(ll)朱德群》,藝術家出版社,台灣台北,1999年,第86-87頁 2.《朱德群》,Enrico Navarra畫廊,法國巴黎,2000年,第31頁

展覽:

作品備註:此作品已經朱德群基金會確認

本幅畫作繪於1957年,正是朱德群奔赴法國翌年,說到花與法國,膾炙人人的莫不屬艾迪‧琵雅芙(Edith Piaf)那首,即使不明歌詞,也能使聞者心生戚戚的《玫瑰人生》(La Vie en Rose),裡頭不論詞或曲,皆以一種浮於俗而淺於世的態度組構,沒有過多蕩氣迴腸,亦無繾綣悱惻引人憐惜,卻絕對深刻地留下了痕跡。乍看下色塊依稀堆疊,間雜暈染墨跡模樣,卻段段勾勒出花之聲相、色調和形貌,畫家朱德群自幼師承中國畫技,尤愛古典詩詞,東方文化元素早已揉進靈魂,為他的創作初萌,「畫中有詩」是他的作品中顯見的特色,另外,往往除了詩興入畫,具備書法張力的筆法更油然帶來一股視覺上的節奏感,畫中詩與觀者心能夠產生共鳴而自譜成曲,冥冥蹁躚起舞。

中國國畫中素用黑白定調,兩相對比使涇渭分明,用濃淡層遞或輕重著落體現畫裡景物,沒有常人眼中構成世間視野的多餘顏色,如此拉開與畫前之眾的距離,所以保有較大空間教人發揮遐想,但每份想像都少了畫者初畫時對它立下的中心思想,譬如若題目不夠明確,縱有千百種答案合理,一看再看,總不免實與願違。而朱德群容納西方繪畫之鮮彩,三原色經過匠氣打磨,幻出畫中結構不斷流轉的線條,經由一次次地橫豎疊加後,花與花之間若有迴旋蜿蜒相纏,賦予眼堵與畫布之連綴處兀自盎然的生息。無論自哪個角度望去,皆可言道有水墨似的蒼勁詩骨做花枝挺拔;葉理暈散至四方,似點點星辰亂卻有序地朧著,令人想起戲劇揭幕前最是期待的序曲;已然盛開的花朵在左方微微傾軋,欲向陽頷首,然畫家筆觸玲瓏地讓重心舉重若輕地被牽引上托,使得畫中劇情和配樂臻至和諧,高低錯置的排列則是樂譜中的快慢小節,漸次勾勒出畫中故事將有什麼峰迴路轉,不禁神往其內;那仍含苞未發之叢,尚未迎來綻放時的異彩,本該獨自踽踽一方,但在筆尾竟處,明暗恍惚的存在格外吸取注目,襯托枝條欲發孤挺,更與花葉相互掩映成趣,平添幾抹厲色逢春爭艷。

歷來不乏畫中有詩之輩,卻難有朱德群般出眾者,惟畫中有詩乃畫裡有詩意湧現,而詩又多長於抒情,偏短於敘事,一幅畫僅能描摹片面之景,一首詩亦只有個情之輾轉,就算兼具畫藝詩情,若想單就其在二維世界中的面貌拼湊一篇故事,想來不大容易,朱德群卻在他的畫中達到何謂「畫中有詩,詩中有畫」,不只以畫家之身完成這幀作品,還搖變說書之人,這畫看著看著,耳邊有帶點春意的聲音沓來,同時彷彿打著快板,畫中的一撇一捺成為起承轉合的板點,在這樣沉穩地鋪陳下,首先製造懸念,胃口吊起;再是挑撥情境,拴扣離間;其次撥雲見日,解釦澄清;融合事的敘述和情的宣洩,這是一幅訴說故事的畫。畫是長方周正地裝幀著,可即使把它一刀兩劃,或二切四分,不管自上俯瞰,由下仰觀,從左斜視,打右瞥掠,不管如何拆分,凡有一角出自朱德群所畫,無不感受到饒富邏輯的事件正如火如荼地發生,好比走在一座沒有樓層可數,僅以時間和空間作為基準的階梯,周圍一幕幕變換的幻燈片包裹你,愈是看,就愈被吸引,因為每一步都跨越一篇故事的世界,於是這座樓梯便不見盡頭,使人欲罷不能地走,只為這麼欣賞下去,實在耐人尋味。

孟子言「二者不可得兼,舍魚而取熊掌者也」,康丁斯基(Kandinsky 1866-1944)於〈精神和諧藝術〉一書中提出「內在必須之藝術」,及繪畫的色彩和線條在在表達了創作者的精神狀態,如音符隨心躍動,亦似魚泅水時汩汩翻滾;而中國書法所謂永字八法,側勒努趯等筆勢中各有千秋,又環相呼應,總的一氣呵成,像熊掌中紋理錯綜,但一發力猶是一掌可握。兩者之於尋常藝術家,終其一生仍難以企及,不過朱德群發掘了抽象表現主義和書法的關聯,康丁斯基的抽象藝術中所指的音樂性,象徵著精神自由,恣意且迅速,這與書法技法不謀而合,筆觸所及,勢隨之動,針對音樂命題,畫家結合自身的書法技巧反覆試驗,成功引渡相隔千年千里的觀念,讓他的文化根源產生旋律,也讓他的作品成為一種語言,藝術生涯不可能始終如日中天,但藝術之美沒有規則,也不需要妥協,青澀、過渡到成熟,藝術家從來不為誰而做,朱德群堅信嘗試再嘗試,然後突破又突破,不斷地有所成長斬獲,確實不愧兼得魚與熊掌的成就。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