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 中誠2017年秋季拍賣「亞洲現代與當代藝術」
    • 文件下載

    195

    周春芽

    彼岸桃花

    2011

    油彩 畫布
    200x250cm

    簽名:2011 周春芽 Zhou Chunya

    預估價 TWD 32,000,000-40,000,000
    USD 1,061,700-1,327,100
    HKD 0-0

    成交價 TWD 37,440,000
    USD 1,252,174
    HKD 9,852,632

附藝術家親簽保證書

來源:

圖錄:

展覽:展覽: 「2011年成都雙年展」,成都東區音樂公園,中國成都,2011年9月29日至10月30日

作品備註:

在我的生活與創作中,「真實」這件事對我而言很重要,所謂「真實」就是我們的本性、本質與慾望,而這樣的人性,是超越時代、制度、地域的。只要是人,都會有其本質與趨向,就像愛情在殘酷的戰爭中,仍會自然地存在,否則人就不會繁殖、生長;猶如大自然也是順其本性、規律地生長。換言之,藝術與人的本質、自然都息息相關。
──周春芽

周春芽,被喻為當代中國藝術領域裡,對色彩掌握度最完整精確、最自由無拘的藝術家。在中西古今、無常與永恆的糾結與衝撞中,周春芽以其極具個人特色的濃墨重彩,盡情地揮灑西方的自由狂放和東方傳統筆墨中的性靈自然,將兩者融為一體,臻至一個完美的平衡。

縱觀周春芽數十年來的藝術歷程,他始終抱持著迥異於同時代藝術家的繪畫觀念。1980年間,四川美術學院掀起了後來被稱為「傷痕美術」的繪畫潮流。當周春芽的同儕如羅中立、程叢林、何多苓等人,將目光投注在以畫筆描繪、撫平文革時期所帶來的悲劇性主題與歷史傷痛之時,周春芽卻並未被這股洪流所裹挾,反而感到自身與「傷痕美術」戲劇性的敘事傾向格格不入,他曾自述:「當時也做過多次情節性圖解傷痕題材的嘗試,但最後還是沒有畫下去,可能是我自己進入不了那種太複雜的思維。當時就願意寫生,因為在寫生中我面臨的是一個非常直接的有血有肉的自然,這樣就使藝術的表現一直處在自己的情感激動之中。」(劉淳,〈觀念比手藝更重要:周春芽訪談錄〉,《藝術.人生.新潮:與四十一位元中國當代藝術家對話》,2003年)

年輕的周春芽不僅偏離於「傷痕美術」的主流之外,也迴避了充滿政治語彙的宏大歷史命題。他把藝術的目光投放至四川紅原-若爾蓋大草原的藏族聚集區,他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遼闊草原、藏族居民們粗獷樸質的生活情調深深吸引,創作出《藏族新一代》、《剪羊毛》等一系列原始而豪邁的作品。

1986至1989年間,周春芽懷著對西方藝術的憧憬與追求,展開於德三年的留學生涯,當時德國新表現主藝風靡歐洲,其濃烈斑斕的色彩、強烈的情緒渲染力令他震撼,然而絕對西方式的生活體驗卻激發了他對自身傳統文化的眷戀與熱情,他回首向中國傳統文化中尋找靈感,開始系統地研究古代人文繪畫,他嘗回憶:「在元四家、八大、董其昌的圖示形態中找到了我的興趣點,這是我繪畫生涯的重要轉折點:我決心走出一條出人意料的全新之路。」。講究山水精神「山石」系列,以及其後作為山石變奏的「太湖石」系列便如斯而生,那變幻莫測的色彩,佐以文人傳統逸趣,成功詮釋出一種介於新表現主義、中國水墨的大寫意之間的藝術語彙,完成了周春芽獨樹一幟、深刻契合自我氣質的表現性風格。

1994年,周春芽以德國牧羊犬「黑根」作為創作母題,筆下的「綠狗」系列以黑根為原型茁壯,終於脫出、昇華,擁有了自己的脾性與靈魂。有的狂野歡愉、有的迷惘笨拙、有的孤苦伶仃,卻全擁有如出一轍的填實質感、豐沛的生命力,瀰漫著原始衝擊之感。直至黑根的病逝離去,藝術家再次處於實驗與轉變的時期。

2005年三月,周春芽在成都龍泉山遊玩時,春季裡桃花滿山怒放,繁茂如火,藝術家被桃花的「野」、「豔」,以及勃發不羈的生命能量深深吸引,於此之後,一朵朵絢爛旖旎的桃花,不再是「綠狗」身邊柔美、溫煦的陪襯角色,反而成為他一個重要的創作母題。冶豔旺盛桃花,躍身為畫布上的要角,在周春芽的畫布上肆無忌憚地綻放,用斑斕的色彩張揚地展現著激情與浪漫。

一反《詩經.周南.桃夭》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于歸,宜其室家。」裡柔情款款的傾訴、待嫁新娘的含羞喜悅,周春芽筆下的桃花,鮮活美好的春天,是無法壓抑的情懷,更的是原始的自然本能、情慾中最真誠的衝動與嚮往,但最重要的是從心而發,決不矯揉造作,周春芽曾在訪問中談及:「桃花可以豔麗,可以野性,就我的心情去創作,所以各有不同趨向。」

而此幅《彼岸桃花》,創作於2011年,無疑是桃花系列臻至成熟、令人震撼代表作。史詩般的尺幅,只見如火似霞的春桃迎面襲來,蒼勁昂然的枝椏延展舒張,其間朵朵碩大、艷勃的桃花肆無忌憚地噴薄怒放,充斥著野性本能,周春芽毫不掩飾的為當下釋出力道極具的書寫性繪畫語彙,其景既極盡情慾撩人之致,又迴盪著一股宏遠的氣勢。

《彼岸桃花》綠野疊嶂,朝氣蓬勃,夾岸鋪張的桃花林,在湛藍天空、澄澈流水的映襯之下,極顯華豔招搖、明艷動人。花朵的美好,象徵著生命中最絢爛的青春年華,旺盛、奔放,對一切美好的讚頌。《彼岸桃花》的用色艷勃渾厚,粗獷的線條在畫布上肆意流淌,周春芽暢快淋漓的刷抹,在筆法造型的實驗中揮灑個人性情,更展現出呼之欲出的生命能量。他曾經說過:「我的畫都是關於激情和浪漫的,慾望是人類的一個組成部份,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東西。更重要的是,我們對性的感情和慾望都是活力的體現,象徵著全盛時期的生命。」

周春芽從個人的情感經驗出發,把構成、筆觸,以至色彩肌理、創作母題都完美結合,強勁而不失於紊亂、放縱而不流於塗鴉,煥發出自成一種全新的藝術譜系。他從不刻意迎合時代潮流,始終忠於自己想法地進行創作,他從獨特的藝術視角出發,與誠懇的態度、扎實的基礎,以及富於表現主義意味的色彩和運筆方式,煥發出獨樹一幟的藝術語系。雖然創作母題不斷更迭,但周春芽的畫筆永遠誠摯自然、撩動人心,以飛揚怒放的顏料呼應著他真純熱情的生命美學。周春芽用畫筆譜寫最純粹的詩句,用一幅幅的精品撼動著每個駐足於畫前的心靈,這位當代藝術大家這樣說:「藝術家從他的角度理解一切事情,這是人生中最有意思的事情」。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