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 中誠2017年春季拍賣「亞洲現代與當代藝術」
    • 文件下載

    194

    丁雄泉

    週日早晨的早餐

    1986

    壓克力 蠟筆 畫布
    124.5x190cm

    背面簽名:Sunday Morning Breakfast Ting 86 Amsterdam

    預估價 TWD 9,500,000-12,000,000
    USD 313,000-395,400
    HKD 0-0

    成交價 TWD 12,000,000
    USD 402,685
    HKD 3,234,501

來源:來源: 直接購自藝術家本人 美國私人收藏

圖錄:

展覽:

作品備註:

「無論何時當我見到一位動人的女人或是一朵漂亮的花,總能啟發我難以捉摸的感性。看見她們使我充滿能量與活力,帶給我有不曾有過的感覺,讓我彷彿有重生的感覺。我用許多不同調性的色彩,讓能量與愛意在畫布上爆發。」
──丁雄泉

1929年出生於上海的丁雄泉,只受過中國書法及素描的訓練,卻憑藉著對藝術的熱愛與執著持續創作不輟。他曾在上海街頭作畫,十九歲那年毅然決然離鄉遠赴非洲再轉到法國。1950年代,丁雄泉初至巴黎發展即嶄露頭角,且歐洲的藝術殿堂深刻地震懾了他,之後又與眼鏡蛇畫派成員如:阿雷欽斯基 (Pierre Alechinsky)、喬恩(Asger Jorn)等藝術家在巴黎與布魯塞爾的畫廊舉辦展覽,並活躍於歐洲畫壇。1960年代丁雄泉移民至美國紐約,此時的紐約藝術舞台熱鬧非凡,受到抽象表象主義與波普藝術的影響,丁雄泉的繪畫表現手法受到顯著的衝擊與改變,他從生活中尋求靈感,艷燦的城市風景豐富了他畫裡的顏色,自由奔放的風氣,激盪出更多的創作靈感,流利的線條,誇大的造型,色彩淋漓繽紛,成為他獨有的繪畫語言,女人、花、鳥、動物等生活所見,都化為他創作的一部份。

1970年代,丁雄泉由抽象作品轉至具象繪畫,畫風大轉以外,他的心境也隨之更迭,開始大量地創作他一生中摯愛不倦的題材:「女人」。他以書法筆觸勾勒輪廓,再汲取中國版畫之技法,以豔麗華美斑斕的壓克力色彩平塗線條,強烈放膽地在畫布上繪出一具具風姿綽約、時而豔麗華美又或熱情狂野的女性姿態,自然優美卻又瀟灑暢快,這時期的作品則清楚地看見了野獸派般的描繪線條,然而更多的是早先在歐洲,眼鏡蛇畫派對他繪畫語彙的影響。此時,作品中流露的是丁雄泉他與生俱來的色彩直覺與無比浪漫的情感。

《週日早晨的早餐》創作於1986年,丁雄泉下筆如揮刀,以繽紛華麗之壓克力色彩點綴畫面,斑斕色彩相互交織與勾畫的線條形成對比。其中一女子抱著一隻虎般貓,貓跟女人一樣眼神迷濛,表情溫馴而柔媚;其中一女子豐盈的長髮上豐盈著五顏六色的小花,姿態嫻靜文雅,惹人憐愛;最後一女子捧花而嬌,眼神盡是嬌媚、醺然甜美。整幅畫作用色炫麗奪目,筆觸豪邁奔放,女人、貓、花以簇擁的方式呈現,散發如夏日般的喧鬧與豐盈,同時更體現出一種單純的感官愉悅享受。丁雄泉曾自言:「無論我看到漂亮的女人,還是鮮花。他們都會讓我感到空靈和敏感。他們讓我充滿活力,讓我有別樣的感覺,讓我像新生一樣。我使用很多色彩,讓我身上的能量和愛在畫布上爆發。我終生從事油畫事業,已經很多年了。我想要表達的就是清新。從美到愛再到清新。就像一個新生的春天。」

丁雄泉筆下的女人形象總耐人尋味,藉由女人的畫像,他不露痕跡地將自身的情感隱喻其中,在《週日早晨的早餐》裡的「女人」、「鮮花」、「動物」是丁雄泉作畫日常裡最大的靈感來源,他運用水墨畫的筆觸,繪畫大量豐富且鮮明的美麗形象,這些主題反映了他創作的感性和用筆的大膽,生動的顏色搭配就是他創作時精力充沛、酣暢淋漓的有力證明,此時年近耳順的他迸發出巨大的創作能量,顯示出已經不受任何流派約束,恣意揮灑畫布、盡情奔灑他的情感以及對女性的迷戀。瑰麗的用色,繽紛炫麗的色彩氛圍,流麗地勾勒一情一景,女子一顰一笑躍然紙上,一把攫住觀者的目光,再再彰顯出此時期創作之成熟。「畫之前,我是男人,畫成之後,我就變成了女人。」丁雄泉如是說,他用畫筆記錄著女人歡愉的情美畫面,並得意地以「採花大盜」、「風流先生」自居,留下眾多關於「女人」的多篇創作,用愛情來擁抱他見過的人生風景,時而激情如火,時而柔情似水,如此才氣縱橫、豪放不羈的風采,轉化成璀璨,渲染力強烈的作品,同時讓我們看到他對女性的迷戀以及對生命的執著,形成獨樹一幟的藝術風格。

上海視覺藝術學院教授悉耀藝如此評論:「丁雄泉是他那個時代的真情漢子,他不在乎世俗的眼光,超脫而盡興地用自己的繪畫方式表達自己的情感,在他的作品中找不到人情世故的虛偽和矯飾,而是愛得坦蕩蕩。」丁雄泉以一切生命中的色彩為支撐力,人在世俗邂逅這一片繁華,讓美人、花鳥、倦貓自然地疊加在一起,用其戲筆來決定置身的角度,使其特立獨行於當時之社會,同時也是丁雄泉對自己一生孤高風流、自由不拘的名士人格作出自我表彰。於此,一座豐美燦麗的「丁氏花園」便在現代藝術中昇華為一股奇幻的魔力,令人讚嘆流連不止。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