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 中誠2016年秋季拍賣「亞洲現代與當代藝術」
    • 文件下載

    192

    周春芽

    上海豫園小景之二

    2013

    油彩 畫布
    200x250cm

    簽名:2013 周春芽 Zhou Chunya

    預估價 TWD 28,000,000-36,000,000
    USD 894,600-1,150,200
    HKD 0-0

    成交價 TWD 31,840,000
    USD 995,311
    HKD 7,690,821

來源:

圖錄:圖錄: 《2013藝術長沙‧周春芽》,湖南美術出版社,中國湖南,2013年,第51頁

展覽:展覽: 1.「2013第四屆藝術長沙展」,長沙博物館,中國湖南,2013年10月19日至11月18日 2.「居住在成都」,關渡美術館,台灣台北,2014年12月26日至2015年2月15日

作品備註:

「借鑒中國傳統符號、題材、筆觸,我覺得特別有意思,我是試圖尋找一個區別於西方藝術,同時又區別於傳統中國藝術的中間的路子,這是最初的想法。」
──周春芽

藝術先鋒  銳意流淌

在中國當代藝術界,少有藝術家如周春芽般數十年創新多變,出色地完成藝術生命階段的躍進,不僅作品深受國際重要美術機構與藏家支持,並多次受邀參加世界各地大型展覽,更持續推動藝術慈善教育活動。縱貫其各階段創作時期,歷經了文革後的開放,一路自「傷痕美學」、「鄉土繪畫」、「85新潮美術」,漸而轉變在90年代以降「太湖石」、「綠狗」、「桃花」等系作品,創作風格不斷轉折變化,反映當下卻又力求突破既往,成功融入中國文人畫傳統元素和西方新表現主義藝術運動美學,也使得他被藝術界公認並譽為「中國當代對於色彩運用把握最好的藝術家」,一如澳門藝術博物館館長陳浩星所言:「周春芽作為中國當代藝術大家,不僅他本人對傳統的態度令人欽佩,而且作品也是將西方色彩和中國傳統山水技法融合後去塑造自我的內心世界,出來的作品卻是這麼的有力量,這會對本地藝術家有所觸動:原來我們的傳統有這麼大的可取之處,是這麼的偉大,即使從傳統中取材也可創作出現代感十足的作品。」周春芽成為了最受眾人矚目與認同的藝術家之一。

細覽周春芽之創作,總能感受獨立不群的強烈氣息,且始終保持高度自由之創作狀態。自然萬物中的每個元素,如光線、色彩、形體、結構等等,都是他的藝術觀和藝術感受力,並且勇於創造一個「全方位」之環境,他曾說道:「我保持對生活的敏感,同時也對『具體』保持著高度的警惕,因為我並不滿足於做一個敘述者,我尊重造型的象徵和神性,我更願意通過自己創造的形象去感動和啟發觀眾,甚至是一種震撼。」他的創作是對「繪畫」此種媒介功能的一種探索,也唯有此種媒介最能表達他個人獨特之藝術情感,使之動人肺腑,與自然主義哲學家盧梭之「藝術並不是對經驗世界的描寫或複寫,而是情緒和情感的流溢。」理念不謀而合。


獨闢蹊徑  跨越藝術邊界 

周春芽,1955年生於重慶,自1978年起在四川美術學院接受高等教育和嚴格的繪畫訓練,這是周春芽藝術生涯中的第一次轉變。周春芽於此期間大量練習素描和色彩寫生,在多年以後,周春芽回顧這創作階段時,亦自言當時已開始思索一些繪畫本體的問題:「其實早期很多看似習作的東西,我那時就已經不是僅僅在技法層面糾纏,而是當成創作在做語言研究了。」雖是習作,周春芽卻顯現出極強的創作能力,無論在造型、技法及構圖上,均有著相當的獨特性,同時亦蘊含了其自身內在潛湧變化的內斂情感,促使著畫作演化為立體生動之態,凝鍊深刻躍然紙上,更全面展示了藝術家個性。

1980年代後期,留學德國卡塞爾美術學院開啟了周春芽對形式及色彩的探索,德國表現主義自此成為其一種內在的激勵與驅力,滋養了繪畫表現的技法,這段異鄉求學的經歷促成了他的第二次轉變。周春芽深刻意識到自身文化的緊密牽引,進而回溯求取,領悟中國文人畫的內涵。當代與傳統、西洋與東方,磨練著其自身感受性,並經由生命經驗逐步吸納、轉化,於往後各系列作品中發酵成熟,如「太湖石」、「山石」、「花」等作,莊重冷峻同時展現隱晦意涵,流淌不拘、一氣呵成,使西方濃厚的油彩技法,精彩演繹出傳統東方文人「墨色五分」的暈染效果。

1997年,一系列的「綠狗」以至後期的「桃花」創作,標誌著周春芽畫風的第三次轉變,以濃厚人文表現主義方式處理「綠狗」題材,寫意而紛呈絢麗之「桃花」讚頌自然萬物大美,借物借景抒發胸臆,同時發掘多變且具實驗性的畫面語言。義大利策展人莫妮卡·德瑪黛如此形容周春芽:「和古代的大畫家一樣,他渴望在自己的繪畫中找到一種『自然』、真實而乾淨利落的表現方法,能用寥寥幾筆表現出來複雜有力的內容。」數度變換易位繪畫語言,周春芽著實令人難以捉摸,卻又不難看出其對於「作為觀念和語言探索基礎生命之本質」的熱愛與追求。

歷經數十年的創作三變後,2013年周春芽開始了其第四次的轉變,借鑑明清四王、四僧,加以經典舊垣的蘇州、揚州等園林時空,將隱晦於畫面中的意涵,通過石頭、樹、閣樓如此筆觸表達出來,周春芽曾說道:「我試圖去找中國的傳統的藝術家為什麼要在這個地方創作,他為什麼創作這個石頭、這棵樹。我再試圖去看他們當時留下來的歷史痕跡,其中園林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還有一些石頭,為什麼中國的傳統的藝術家老是在畫這題材,我覺得它是經久不衰。」周春芽從現實的個人經歷中剪裁山水、園林的片段去排遣與釋懷其自身之經驗記憶,色彩交雜,結構顫動濃縮,呼應、營造了一種間離效果,並在懷舊、憶古中重新尋拾對於自然大美的憧憬與想像,作品所表現景觀而出的畫面意趣,使觀者直指時空往昔的脈絡與肌理。


流光曠影  綺情豐熾 

豫園,有「上海城市山林」之稱,其園內建築精巧,天然石林佈置恰當,三、五步一景,景景不同,無一處不經過一番精細的設計安排,令人有「不出城郭而覽山水之勝,深處鬧市而享林泉之美」的感受。園內精華──「仰山堂」、「大假山」、「玉玲瓏」等等,亭台樓閣,棠榭宣齋,假山疊翠,流水飛瀑,奇峰異石,池沼溪流,花木蔥鬱,如此特殊之上海地標,帶給了周春芽無限美好的想像,曾言:「在畫園林系列的作品時,整個人的心態確實是要更平靜些。它更多的考慮到的是從物本人出發,草、樹枝、花的筆觸、深淺及結構想的更多。」與現今相距遙遠之樓宇園景,超脫時空現實,使周春芽於此臨摹作畫時毫不保留寓情的細末微節,進而突現油畫語言與文人山水相契相合之詩意質感。

完成於2013年的《上海豫園小景之二》,以大膽色彩提煉,形塑出若即若離的神秘感,並採取了自由、散點透視的構圖方式,將具體、實在的園林景觀壓縮在相對獨立又相互聯繫的畫幅中。大面積暈染鋪陳的紫色調,層層刻劃山石嶙峋、綺麗且驚艷動人的色感。周春芽精準之筆觸,充滿跳躍節奏感,使《上海豫園小景之二》如此形態紛繁複雜、明暗冷暖變換不定之山石如空氣般穿行於形體和畫面中。在莊重飽滿的構圖中,豫園一景處於限定邊框之中,物像被壓縮成緊密的板塊,秩序井然,有一種雕塑般穩重崇高的性格。這種形態上的壓縮和剪裁,超越了物象的實在感,實際上已經使畫面形象獲得了一種神秘和象徵的意味,而這正是東方繪畫的精髓。

勇於突破繪畫限制的周春芽,選擇了距今時空甚遠的樓閣園林進行再創作,意欲將風景藝術化,而於藝術化之基礎上又闡述其自身心中風景,在不斷解構又重組的過程中,試圖產生有別於真實風景的視覺美學衝突。從《上海豫園小景之二》中,既能看出周式油畫語言借用在中國傳統文人繪畫上的功力,又能看出他對古典園林的眷戀和知覺,透過具體情境點彩、勾勒、渲染等技法運用,隱喻性地彰顯出他自身的審美趣味。周春芽曾自言:「在我的生活與創作中,『真實』這件事對我而言很重要,所謂『真實』就是我們的本性、本質與慾望,而這樣的人性,是超越時代、制度、地域的。只要是人,都會有其本質與趨向,就像愛情在殘酷的戰爭中,仍會自然地存在,否則人就不會繁殖、生長;猶如大自然也是順其本性、規律地生長。換言之,藝術與人的本質、自然都息息相關。」古老的園林,在畫布上,熠熠生輝,光焰奪目,呈現出一反古典園林的概念化之溫和、婉約性格。這是周春芽性格轉變使然,同時亦是主觀造境對客觀物象的強大駕御和驅使,遂演繹出藝術語言對物象本身性格之逆向實踐。


獨抒性靈  蒼茫璀璨

作為一位藝術家,始終支撐著周春芽之創作的是:「繪畫對於我來說不是心態,而是一個信念,它與我們的生命、時間、歷史的感覺連接到一起,當我在畫畫時我才覺得我的理想具有了真正的價值和意義。 所以我就要全力以赴、全神貫注的去實現它。一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增強生命的方式之一就是在有限的生命裡延長藝術的生命。在學校裡面辦展覽,和同學們做交流,也是想回到最初夢想裡,藝術就在裡面。」這股奔放揮灑的衝動展現動靜相依的周春芽,既外向卻也內斂,投射的是藝術家的綜合感受,是一股仍懷抱著熱切初衷卻逐漸圓融溫煦的心境。透過繪畫藝術作為一種心緒、情感之延展附加值,意欲在喧囂的混世中,體現獨具匠心之東方情懷。在如此非具體之氛圍裡,同時彰顯其對於「似真性」的追求,同時流露跨越邊界的融會與回歸自然。

中國藝評家殷雙喜曾說:「周春芽將宋元古典山水的意象與西方繪畫式的取景奇妙的組合起來,具有了一種跨越人文地理與歷史文化的超然氣息,使人們猶如進入了宇宙洪荒、天地蒼茫的夢幻境界。」周春芽成功地發掘出中國畫的一些傳統原則,融會西方技法與真實表現方式,促使畫作適應當代的創作需要,演繹其中複雜且相容之特質。同時,他的藝術深刻蘊含生命璀璨之真實意境,如此真實無比卻也如夢似幻,璀璨亮麗。正因為這層與其生命密不可分的真誠與貼合性,遂使於過去數十年間的「變」與「不變」之中,成就了其作品之生命厚度與豐富性。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