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中誠2021年春季拍賣「現代與當代藝術」 即將於 微風南山 藝文中心 盛大開槌

    • of 9 lots
    • 文件下載

    202

    朱銘

    十字手

    1988

    銅雕 限量6件
    356 x 180 x 365.5 cm

    簽名:朱銘 88 與版數

    預估價 TWD 30,000,000-38,000,000
    USD 1,071,400-1,357,100
    HKD 0-0

    成交價 TWD 0
    USD 0
    HKD 0

附財團法人朱銘文教基金會作品鑑定報告書

來源:

圖錄:

展覽:1.《十字手》於台南國立成功大學成杏校區展出,2009年6月至2020年4月。 2.「典藏精選」,朱銘美術館太極廣場,台灣新北,常設(另一版次)

作品備註:

「朱銘的成就,不只在於他作品所呈現的懾人力量和美感,重要的是,他比當世任何一位華裔雕塑家,更睿智地發現他自身的文化傳統,是創造一種有效語言的自然。」──Michael Sullivan

巨大渾厚的《十字手》創作於1980年代,器宇軒昂、大氣非凡,為朱銘《太極》系列作品,寫意的造型擘劃出人性與自然的和諧韻律,巍巍聳立於天地之間,形塑出沉穩肅靜的視覺感受。在銘式含藏人文底蘊的刀斧下,太極動作中的柔和與泰然完美的呈現;鬆、沉、靜、定的力量於其中運行不息,散發深邃內斂的道家文化精神,完滿詮釋屬於靈覺深處的感受,以及深邃的中國傳統涵養。

朱銘成長於工藝氛圍濃厚的環境,日日薰陶播下他通往藝術路途的種籽。

少年時拜師李金川,此時期以神佛雕像、歷史人物、民俗傳奇與虫魚鳥獸為主,甫接觸創作之時,更透過攝影取景,嘗試自刻水牛,這份細緻的觀察與情感,為朱銘的雕刻生涯打下深厚的根基,也是日後「鄉土」系列重要的緣起,六O年代則在楊英風的引領下,開啟風格上的轉變,從精細雕琢的技術脫胎出寫意的創作精神;「朱銘」一名更為楊英風所賜予,「我希望全世界都能記住他的名字。」意寓深長悠遠。

悠遠的生命關懷與草根性
隨著創作及人生經歷的積累,朱銘漸漸形成以「忘」與「丟」代替「取」的創作理念與人生哲學,去蕪存菁的劈擘使作品有了最極致的形貌:捨去精雕細琢的外在形式、豪邁的快手快刀,大斧劈的寫意手法,深層的表現出人物的內在心貌,而非僅是外在實相。七O年代朱銘被台灣藝術界認為是鄉土美術的典範,對朱銘而言,這是一個嶄新的轉捩點,也是他藝術事業的耀進;此時期的朱銘開始屢屢獲獎,諸如台灣全省美術展覽會雕塑獎、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國際青年商會臺灣總會「臺灣十大傑出青年獎」、國家文藝基金管理委員會「國家文藝獎」,並且開始赴東京中央美術館、奈良文化會館舉辦個展。

開展藝術路途之餘,楊英風認為朱銘身體孱弱,應加以鍛鍊,鼓勵朱銘學習太極拳;由此,朱銘領悟了身、心、力量的來源與制衡,揉合太極意象於其創作。朱銘說:「太極拳是古代的中國人所創造的一種健身術,它是我所知道的一個人與自然結合的最好例子。首先,它適用人自己的身體四肢、五官、血液、呼吸來接觸,模仿宇宙中的自然現象,譬如有一個動作叫做『雲手』,就是模仿天空雲朵的的形態與變化,也就是模仿空氣的流動與變化。還有『轉身擺蓮』,模仿一朵將開的蓮花。見過風中搖擺的蓮花嗎?高高的、超然的仿立在枝葉上,無拘無束、無畏無性,但是在天地之間,仍然一貫保持著謙虛恭謹的線條,跟自然的精靈、太陽、月亮、星星、風、水作無盡的交通、互道無限的讚美。我發現太極拳是人與自然之間,結合關係最明顯、最密切的一種。它是以人的本身為基礎出發,去接觸大自然,最後又回到『人的本位』。而我的藝術,也就是要在人的本位上去追求自然的韻律,所以我發覺太極拳與我的藝術精神有相同、相通的本質。」

太極拳的一切手法,皆可由十字手法中變化而出,訣云「十字手法變不盡」看似簡約的動作,卻是拳法的重要根本。經過多年的習拳,朱銘日益了悟太極的真諦。「太極」沉潛玄秘,隱含中國文化底氣與生機,歷久而彌新;太極拳的一動、一靜、一舉手、一投足均是對身世、文化與歸宿的體認,無論從哪個角度觀看,龐然的作品均呈現巨大而持續的張力、戲劇性與氣勢,使觀者仿佛置身於虛實相生的太極境界之中;即便如此「太極」並不拒人千里,作品中蘊含悠遠的生命關懷與草根性,觸發觀者與其互動的欲望。


從混沌中澄澈下來的闃靜
八O年代後,朱銘遠赴紐約,開闊了世界之窗,受到普普藝術的啟迪,他體認到創作便是生活,生活便是藝術,因而展開「人間」系列作品。此時的朱銘已揚名國際,獲第十八屆福岡亞洲文化獎「藝術‧文化獎」、亞洲藝術創變者大獎(Asia Arts Game Changer Awards),在紐約、巴黎、倫敦、香港、東京、曼谷、等地舉辦展覽之外,作品亦遍及台灣各角落,獲新北市第一屆文化貢獻獎、第16屆華人領袖遠見高峰會-終身成就獎;朱銘美術館亦經過十二年的精心打造,於1999年9月19日隆重開幕。
朱銘的作品以「鄉土」、「太極」、「人間」為三大主題,無論是哪種創作主題,他皆低首内觀,將目光溫柔而堅定地投注於人與自然土地,他曾說:「我的想法,我的智慧,常常是看這些大自然得來的。」朱銘認為人本身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當回到它的懷抱時,人類就像從渾沌中澄澈下來,萬事萬物皆能靜觀自得,在一切靜闃無聲裡,世間的智慧遁隱其中。張頌仁如此評介:「那種朱銘作品中透露的懾人力量,大概就是天地間的精氣吧,朱銘只是把他借藏在他的作品中。」

「太極」一詞源於《易傳》:「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一般是指宇宙最原始的秩序狀態,出現於陰陽未分的混沌時期之後,而形成宇宙的本源。「太極」系列作品代表的是形而上精、氣、神的力量,呈現出屬於東方大寫意的精神,他的創作如同太極的演變,神氣運轉無阻,從木雕太極衍伸至銅雕太極、太極景觀,素材雖有變換,然而不論是小品或大製作,均蘊含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哲思,流轉著時空、永恆的律動。

《十字手》保有翻製青銅前木質纖維切割痕跡,表面紋理細細訴說著歷史的重量,銅雕表面刀斧刻跡立落流暢,切面自然圓滑,以幾何抽象塊狀,形塑雄厚、懾人心魂的人體樣態,在斧劈、切鋸的刀法下,裸露片狀肌理,達到塊狀與線條層相疊覆,呈現俐落刀法的流動感。雙手敞開、左膝微曲、右腳微提而備起,向前微傾的姿態,完美的使原先沉重的青銅材質,表現出身體的能量與氣力流動,讓觀者感受到柔和諧調氣韻,衣領間斧鑿深切的粗曠線條則又帶來力量之美,使作品傳達出陰陽揉合、剛柔併濟的視覺美感。畫家王無邪深有所感:「中國的雕刻對『體』的處理一向感覺不強。但朱銘在這方面是極特殊的例外,他的明顯的『體』的感覺,大大超過其他以『線』來處理雕刻的雕刻家們。」

在現代資訊快速紛雜的世代,朱銘馭繁為簡,將悠緩的冥思與禪意鬼斧神工地鑿入作品之中,使駐足的觀者感受到溫柔渾厚的靜謐,如若走入一片空曠幽靜的心靈空間,裡頭的一切事物徐徐吐納呼息,令人忘卻雜念憂思。「太極」最終要能忘,忘其術、忘其招、忘其形,能忘則能成其大,在現代社會中展現一種「大巧若拙」的老莊哲思與智慧。朱銘忘卻雕塑中的精雕細琢形式,深層的體現內在心象與思想,像是《金剛經》裡的句子:「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為觀者拓展出更為宏觀且具有深度的藝術心靈世界。

 

View More Wor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