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誠拍賣

中誠2020年秋季拍賣「現代與當代藝術」 即將於 微風南山 藝文中心 盛大開槌

    • of 11 lots
    • 文件下載

    196

    朱德群

    無題

    1972

    油彩 紙本裱畫布
    65 x 50 cm

    簽名:朱德群 CHU TEH-CHUN 72

    預估價 TWD 3,900,000-4,800,000
    USD 131,900-162,400
    HKD 0-0

    成交價 TWD 0
    USD 0
    HKD 0

附朱德群親屬開立之原作保證書

來源:巴黎佳士得,Post-War & Contemporary Auction,2019年,Lot 154

圖錄:

展覽:

作品備註:

「真正的藝術應是真實的人性和感情的宣洩,無論以什麼方式來表現都可以,但必須是誠懇的。」
---朱德群

朱德群於1920年出生於中國江蘇省,1941年自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今中國美術學院)畢業,1949年輾轉遷台並任教於台灣師範大學。早期畫風受印象主義和野獸派的影響,造景造意,多少帶有傳統寫意筆墨的情趣。1955年赴法國巴黎深造,浸染多元繪畫之氛圍,啟發且進一步發揮中國繪畫裡的抽象因素,追求純粹畫意,大筆淋漓,氣宇昂揚,他以中國水墨、書法的豐富內涵,營造了一個詩化的自然空間,將東方「象外之象」的「禪」意境,為西方繪畫注入新生命,即所謂「抽象風景」。潛心鑽研繪畫近半世紀,於1999年2月,全球最尊崇的藝術桂冠──「法蘭西藝術學院繪畫院士」頒給了朱德群,成為200多年來首位華裔院士。日後更曾獲譽為「將東方藝術的細膩與西方繪畫的濃烈融會得最成功的畫家。」

以誠探賾 凝光致遠
1970年,一場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舉辦的「林布蘭特逝世三百週年紀念大展」,使朱德群的繪畫態度迸生丕變,他深刻體認藝術的真諦:「唯有真誠而已」,得以誠創作,才能感人。從原有的繪畫瓶頸向外突破,而創作動機則更趨於內省性。他曾表示:「林布蘭特畫中的光使他的畫更顯深刻、雄渾與結實,……我則不同,沒有宗教信仰,我畫的是我內心的光,也就是我的靈魂之光。至於畫面的運動感,可能來自線條的組合、空間的結構和色彩的變化所造成的韻律,但我力求運動中不失合諧,粗獷中不失細膩,保持整體的寧靜感。」汲取十七世紀的繪畫大師林布蘭特在人物表情、姿態中對於光細膩巧妙的設置,重新體悟「光源」的重要性,似同畫作的靈魂,必須是由內向外的自然釋放,「感動」才能不因時間的流逝而衰頹,更甚如宇宙星雲的漫遊,那樣地無盡擴張。

此後,朱德群從西方古典油畫中應用的光線出發,融會中國傳統宇宙觀念得兩大基本原則:「陰與陽」、「明與暗」,揮灑充滿冥想式的色彩,並時常以光亮與黑暗的對比、交融作為主題,在「光線的交織頓挫」上懷有更深層的思索,探究演繹出更精緻的繪畫語彙。同時,朱德群的畫展接連不斷,法國、盧森堡、義大利、德國等地皆有其重要的個展與群展,並為他八O年代的生涯頂峰蓄積了豐沛的能量。

蒼穹幻變 迤邐柔思

《無題》創作於1972年,朱德群讓一片幽暗的色調,閃爍著如融爐燒紅鐵塊般的紅色、橙色光芒。畫面的周圍非絕對的黑暗,而似隱約映著微光的模糊暗處,鎂光燈則聚集在顏彩最精華的交鋒塊,與十六世紀著名的義大利美術史家瓦薩尼(G.Vasari)認定畫的理想模式一般:「使中間明朗,使邊緣和深處幽暗,然後在兩者之間伴以明暗的中間色調」。縱橫來回的線條如雷鳴電擊,筆勢的揮灑隨心運行,時而疾走、時而緩移,斑斕色塊間雜鑲嵌成岩石肌理,畫面迸發的生命力宛如滾滾熔岩、宇宙萬物核心的源初,將無可名狀的能量流轉成異域時空,瀰漫著一股迷離肅穆的神幻氛圍。法國藝術評論家皮耶.卡班(Pierre Cabanne)曾如此形容朱氏之創作:「朱德群的世界燃燒著對自然能量的釋放和追求詩意的熱情,不為理論、 規條和視野局限所朿綁。」可見朱德群一步步地克服形式與風格的挑戰,朝向精神性的表達,進而促發抽象繪畫開創出嶄新的向度與高度。

朱德群的作品可謂一部部運動的和聲,優美流麗的線條行運如歌,狂宕而不噪、蒼勁中懷有絲絲纖柔;節奏之美在和諧的色調中「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語」,點線的交雜竄動結合畫面上的光線明暗,形成音符般時急時暖、高潮迭起的旋律。《無題》也彷彿「沒有名字的旅人,哼唱陌生的歌」,一首不具名卻廣納著迷鬱的低沉、翠亮的高亢之樂曲,讓人在月黑風高之夜,擊拍著翻騰的洶濤心緒,任由餘音嫋嫋勾引懷思。朱院士曾言:「畫畫得要『想』!想就是思,思則得之」,抽象繪畫看似凌空飛來,無可端倪,卻天衣無縫洽道著其中真正的魂魄之所在,如同歌曲的音樂符號,以脫形之態,極盡意象馳騁之能事,充分顯示創作者心境的無限自由及迤邐溫情。

東方底蘊 情縱無疆

朱德群的藝術生涯始於杭州、成於巴黎,二十年的具象創作經驗在1956年漸漸轉向抽象。當年杭州藝專描繪西子湖的綺麗以及素描功夫的紮實,造就了朱德群、趙無極、吳冠中等人今日的成就。由六年嚴峻的美術基本功鍛鍊出發,1955年抵達巴黎展開藝術的新探索,初至兩年,畫風很快就產生變化,開始以色、線、塊、面等純粹的繪畫語言來表達自我內心感受。1956年作的第一幅黑底色抽象繪畫加入五月沙龍的行列,贏得當時藝界的讚揚,成為其藝術生涯的里程碑,並標誌了他此後二十餘年實踐之路。

藝評家水天中曾這樣描述朱氏之作:「熟悉中國藝術的人看朱德群抽象繪畫,既有耳目一新的興奮,又有似曾相識的感觸。」在他作品裡的抽象構成元素裡色彩炫目的點、塊、墨跡及其流灑的畫面氛圍,中國觀眾很能自然地聯想起「微茫煙濤」和「飛瀑奇石」,亦或是古時書畫記載的夜空燈火、鄉村戲臺和民間節慶時的張燈結彩,在每個抽象筆勢縱橫馳騁的迷濛空間中,找到屬於東方氣質的親切感。兼容東西方文化的素質,形成那股清新流麗、深邃索隱的境界,便是朱德群在歐洲抽象畫派中獨樹一幟的緣由。中國古代畫論以「氣韻生動」為繪畫創作的至高境界,而朱氏作品中的蒼穹幻象便體現了張慶《圖畫精意識》「凝神注想,流盼運腕,不意如是,而忽然如是。」中「無意而發」的創造境地,同時證實了唐朝經學家孔穎達所言:「遺忘已象者,乃能制眾物之形象也。」他擅長運挪天地間浩浩厚澤的用色,解構後超以象外的內涵,將作品生命由外在宇宙的富麗繁雜去蕪存菁出最大的簡單,再以此傳遞出最深刻的自然心念。「我畫畫的感覺是壯遊!面對畫布,我的感性會爆滿膨脹。我會用畫筆去闖蕩那未知之地!」朱院士以一生相許,行走藝術江湖,毋管新舊世紀交遞間的刀光劍影與光怪陸離,仍持著寶劍般的真誠畫筆創作不輟,舞出混沌恆空中的段段詩意。

View More Works